山东莱芜.花园学校

  首页  花园概述  学校新闻  教育论坛  课程建设  德育天地  教师成长  家校活动  社团活动  党群建设  

 v 您现在的位置: 山东莱芜.花园学校 > 文章中心 > 学生佳作 > 正文
 
 

北涯山下的夏末秋凉

作者:栾心仪    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    点击数:3502    更新时间:2011-12-31

北涯山下的夏末秋凉  

花园学校七年级二班   栾心仪  

引子  

    小时候,我特别喜欢去奶奶家,不管是春夏还是秋冬,印象都特别深。所以就留下了我童年时太多的影子,感觉即清晰,又模糊。  

   

(一)夏----大石头大螃蟹、小石头小螃蟹  

    一年暑假,我照常去奶奶家待了几天,看见堂哥家鱼缸里的螃蟹,小小的,好可爱。我就问:“有没有大一点的啊?”他说没了,“你从哪弄来的啊?”  

    “自己捉的,大的蒸了吃,中等的炸了吃,可好吃咧。小的嘛,就养着呗。”我一肚子的羡慕啊,要他带我去捉螃蟹。然后我们又约上表哥,就上路了。  

    山路不长,凭我多年上山的经验,二十多分钟就到了。那里有沙子,也有石块,有大有小;水流不急也不缓,但很小,细细的,碎碎的流着。我那时欣喜若狂啊,不过那里很静,螃蟹在哪呢?  

    看着堂哥、表哥都脱掉鞋,挽起裤角,我也照做了。走在沙子里,很细,很软,有点像沙滩。后面留下我的一个个小脚印,不深,但轮廓很清晰。我又低头向前看去,“啊——”我顿时发出高达120分贝的尖锐的喊叫声,他们俩也顺着这边看过来。  

    “可恶啊。”我狠狠地指着它,它还是溜了,居然在我朝后的时候从前面攻击我,太卑鄙,太无耻了,哪来的螃蟹啊!?  

    还是我大哥呢,笑得这么灿烂,啊,要不是我及时发出来的尖叫,它会被我吓跑么?  

    “螃蟹在哪里啊?”我急死了。  

    “哈哈,其实螃蟹它就住在石头底下啊,你看——”堂哥掀起一块不大不小的石头,一只不大不小的螃蟹爬出来了。噢,原来如此。  

    “那刚才的螃蟹怎么那么大?   

    “大石头大螃蟹、小石头小螃蟹呗。”表哥回答说。  

    ~我忽然看到表哥身旁那块大石头,原来如此,怪不得他刚才笑得比阳光还灿烂。  

    那我也来试试。但我偏偏喜欢翻大石头,可那时候我力气小,搬不动大石头。  

    “喂,你先搬小石头,大的太重。”  

    “不嘛,我就要搬。要不,你帮我搬?”  

    “好吧。”他掀开一块大石头。果然,一只大螃蟹爬出来了,堂哥一下子拿下它,放进筐里,用网布罩住。我看着他的一举一动:究竟是怎么拿住螃蟹的啊?!  

    我掀开过好多的石头,螃蟹不是先把我吓到就是它溜得太快。那地方障碍物太多了,所以就放走了好多螃蟹。也不是哪一次都幸运,每当我满怀希望地掀开石头时,底下却空空如也,这是最气人的;但就当我有了足够的信心和勇气去拦螃蟹的时候,我抓住了它,也忘了抓得那个部位了,不是钳子就好,可就是钳子啊,我咋就这么倒霉!接着我就哇哇大叫,但我没有放过它,当然它也没有放过我,我们都痛苦着...它只是一个孩子啊,哪有这么大劲,要是它爹在的话得把我的手指夹下来了。直到我掀开网布,才松开手指,我发誓我一定要吃掉它,嚼得粉碎。它掉进了筐子里,可哪一个是它啊?多少只螃蟹在筐里爬啊?两位大哥怎么这么速度啊?半筐了都快。我鼓捣了半天才捉住了一只小小的螃蟹,你们都是有什么秘诀啊?  

    “无他,但熟手耳。就是多捉就熟了,你抓哪儿也不能抓钳子吧。”  

    我看着我那受伤的、有钳印的手指,委屈死了都快。以后,我就住了——永远都不碰螃蟹钳了!  

    咕噜~肚子饿了,回家吃蒸螃蟹、炸螃蟹喽。  

(咳咳。。记住,本次功绩:四只,三小一大。附加:翻了大石头不下n次;不过翻了小石头不下n-1次。)  

(二)秋----谷子熟了  

    “谷子是小米么?小米不是高粱么?那大米就是高粱喽。那水稻又是什么啊?”  

    全场无语了,都被我雷得外焦里嫩。他们都说要收谷子,收谷子,收的到底是什么啊?就算是小米,小米应该是夏天收。不对,是小麦还是……  

    “你怎么啥也不懂呢,怎么还分不清馒头和小米啊?”堂哥很无奈。  

    前几年光记得上山玩咧,毕竟我那时才九岁耶,缺乏劳动经验。我从来就没分清过水稻、高粱、谷子、小米、小麦、大麦、大米等之间的关系与区别。  

    “只能带你去体验一下啦。”  

    ~哈哈,还是第一次呢。  

    清早,我就和妈妈去帮叔叔婶婶收谷子。  

    我一路像小鹿似的,蹦跶蹦跶的,有说不出的喜悦与惊奇。那山我去的不多,但山路比较平坦,就很快就到了——一片金灿灿的谷田啊!  

我激动地穿梭在谷田里,真是太棒了,一阵风吹过,有些淡淡的粮食香,还没告诉我是“馒头”还是“小米”呢。我轻轻剥下一粒,脱去皮,是小米啊。我接过镰刀就割了两粒谷子,它很长,总体是一个大粒一个大粒的,大粒是由许多小粒组成的,我还是第一次见小米的“过去式”呢。  

因为叔叔婶婶要把剩下的花椒处理完,所有旷大的谷田就剩下我们三个人,显得那么渺小。我们拿起“武器”,开始作战,镰刀比较锋利,我们割得也都刷刷的,不一会儿就割了一大把,纷纷放进袋子里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太阳与我们的角度也越来越小,汗珠渐渐蔓延到我的额头上,像一颗颗大豆滚下来,落到土地里。而我们却割得越来越起劲。  

累了,我总要爬上高点的地方,喝口水,眺望远方。看看一望无际的田野,看看努力耕作的人们,又看见了我割得那一小块地,割了那么久,才那么一点点,整片割完要多久啊。  

有时,叔叔回来时会带来几个小小的西红柿,有点青,但很甜。总会在我们大汗淋漓的时候带来一丝清凉。唯一可惜的是西红柿太小了,一口一个,就没了。叔叔说还没大成熟,青得多,偶尔才会有几个红的。我有点失望。  

不过那天最好吃的不是西红柿,而是那天的馒头。是婶婶亲自蒸的,很香很甜,我从没吃过这样的馒头,虽然就着咸菜凑和着,但却格外香。因为那天我们割完了一大片谷子,肚子早就饿扁了。  

下午,我吃饱了就到一边呆着了,坐在山坡上,看天空,真蓝。  

“天怎么……这么蓝?”  

“是秋天吧,秋高气爽……”  

“呃……也许是吧。”  

“嗯。”  

“可原来也没发现啊。云也格外轻,像棉花糖。”没有尝过就知道它是甜甜的,凉凉的,我似乎也在回味这种秋天的味道。  

整个下午,那种割谷子的热度好像在一点一点消失。我都在看天空,看那种透明的蓝;看那种纯洁的白;看那种娇翠的绿;看那种金灿灿的黄……直到看着绯红晚霞一点点吞噬湛蓝的天空,感到无比惬意。我不想走了,想留在这儿陪天空,陪大地我都快睡着了…  

“喂,走了。”  

“哦。”我才回过神来,揉揉朦胧的睡眼,晃晃荡荡的回去了,没来得及吃晚饭,就倒床而睡了。那晚我睡得很沉,没做梦。 第二天早晨起来时,叔叔婶婶已经去地里收谷子了,真是好辛苦,他们真不容易。  

婶婶把我们那天收的谷子磨成小米,做成小米粥,比那天的午饭还香。回去市婶婶让我们拿一点磨好的小米,当妈妈再给我做时,已经永远没有那种味道了…  

(三)冬----鞭炮响了,我蒙了  

我九岁前,根本就不敢碰爆竹,只是过年时才把手伸得老远,放放那种烟花。但随着时间的推移,这一远远不能满足我的需求,就在十岁那年,我的鞭炮响了。  

又是一年春节,大约是 腊月二十八 ,下了一场雪,把整个村庄覆盖成一片白茫茫的景象,美极了。是不是还会有几声爆竹声打破清晨的寂静,一定是几个男孩又憋不住了,就出来淘气。以前我也是跟哥哥出来玩,他就放鞭炮,我就躲得老远老远,必须得到 二十米 以外,然后捂住耳朵,闭上眼睛。鞭炮响没响我也就不知道了,过去几秒就大喊:  

“哥,放完了没?”  

“完了。”  

我这才放心了走出来,每回都是这样,哥哥终于忍不住了,说:  

“你玩么?放放试试呗。”  

“不!”我是坚决不碰这东西的,因为它曾在我心里有过阴影,留下过一道深深的疤痕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。  

很小的时候,也是在春节,大年初一。我跟着妈妈婶婶去拜年,马路上全是鞭炮的躯壳,碎碎的,满地都是。忽然,“啪——”我踩到一个鞭炮,吓得我哇哇大哭,怎么就突然响了一声啊,呜呜呜真到妈妈和婶婶哄我不哭了,继续走,忽然,又“啪——”的一声,又是什么啊,我哭得更凶了,什么人这么没道德啊,呜呜呜所有人都在看我,使妈妈婶婶感到无比尴尬,谁家小孩大过年的哭那么厉害。  

从此,我最讨厌鞭炮了,老想找个时候报仇,可恶的鞭炮,呃想要报仇,首先不怕它,对,先不怕它。  

“哥,还有鞭炮么?给我几个,还有香。”  

“哦?你怎么了?不是不敢放么?”  

“我怎么不敢。难道怕它不成?”  

“好,有志气。给你。”  

“嗯。”我志在必得。放在地上一个鞭炮,摆出姿势,半蹲半站,用香轻轻碰一下那个红头,一溜烟似地跑了,生怕鞭炮炸到我。跑了很久,怎么没一点动静?我减慢速度,回头一看,什么事也没有。  

“怎么了?”我跑回去,气喘吁吁。  

“拜托,小姐,跑这么快干嘛啊,鞭炮还没点燃呢。”  

“呃”我呆掉了,怎么会有这种事?  

“再来一次呗。”  

我还是摆出姿势,用香碰了一下鞭炮头,看见“咝——”一阵火花,我才放心,更拼了命的往后跑,“啪——”鞭炮响了,是那么响亮。  

Yeah!我战胜了炮竹,也战胜了我自己。  

我大胆起来,向哥哥要了一盒鞭炮放起来,有时,我把鞭炮埋在雪里,炸出一大片雪花;有时,我把鞭炮放在碎瓷片下面,瓷片就会粉身碎骨;有时,我把鞭炮排成一列,放“连环炮”;有时,我还会把鞭炮头接着燃烧着的香的中间,做“定时炸弹”第一次觉得鞭炮这么好玩,这么刺激。我有点喜欢它了。  

大年初一,奶奶家的院子里有昨夜放完的鞭炮纸,还有几个没放完的鞭炮,带燃线的那种,很响,但响得很快。我不敢放,不过哥哥说把它掰断点燃中间会有火花,不会响。我还是有点不放心,哥哥先点了一个,果然有火花,没响。我也把一个鞭炮掰开,放在与我们肩膀一般高的台子上,它离我们不到 三十公分 ,点燃…  

“啪——”  

“我的耳朵啊!!!”  

“先生,这是这么回事啊!?”  

“是你没把燃线掰断啊!”  

“啊?什么?鞭炮,我——讨——厌——你——”  

(四)春----“十字架”冒险还是“墓地”冒险  

   

“一年之计在于春,一日之时在于晨。”  

就在这大好时光——春天的清晨,我们几个就都无事可干,无聊至极。  

“去爬山呗。”我打破了寂静。  

“哪座?”  

“还能哪座?”  

“拜托小姐,那边我们都陪您去了不下n次了,您还没玩够?”表哥说。  

“对啊,腻了都快。”堂哥也不赞同。  

“呃,那干嘛。”  

“不过,我们可以去山的西边啊,那儿没大去过。”  

“那里啊,有点远,听说很陡。”  

“嗯对,不太安全啊,没多少人去的。”  

“两位大哥啊,远怕什么啊,陡又怕什么啊。本姑娘都不怕亏你们还都比我大咧,切~  

“我们哪怕了啊?那里好像还有什么刻着十字架的石头呢。”  

“真的啊。”这更加吊起了我的胃口。高、陡、险、十字架,我两眼放光。  

“走啦,走啦,别磨叽啦,时间不早了都快。我就这样推着他们上了路。  

“带路。”  

“不认得,没来过啊。”  

“那顺着路走吧。”  

“嗯。”我像只小燕子,欢快的飞在前面。  

温馨的四月,野花漫山遍野,这儿一朵,那儿一束。但却不同于花园里的牡丹与玫瑰,颜色那么艳丽,香味那么刺鼻,小花儿们都纯的可爱。一阵春风摇动着花枝,飘逸清香,美不胜收,我陶醉在其中。  

“山哪里陡了?不是很平么?”  

“看看上面吧。”  

“哦?”我的目光全都在野花上面了,一会儿就采了一大把,弄得我都拿不下了,只好忍痛割爱的丢掉了一部分。果然,山路越走越陡,马上要滑下去似的,野花也好像不如前段路上多了。走了一会儿,我感到有些累,往下看看,已经爬了那么高了,有点吓人,我正要正正身子,忽然,脚下一滑,我的身子往后仰下去,天呐,幸亏我反应快,化险为夷,没有跌下去,否则我就是跟你见得最后一面了。我们都虚惊一场。  

“你吓死我们了,你要是掉下去,我们都完了。”  

我不得不谨慎了,小心翼翼的往前走去,生怕又会是那种情况。因为我知道死亡有多么可怕。  

“哇,我好像看到十字架了!”  

“什么,什么,在哪儿?”我激动地差点又把表哥推下去。  

“那里。”我们都顺着他的手指看过去,果然隐隐约约有一个很小的白十字架。  

“怎么过去啊?怎么过去啊?”我急切地问。  

“让我们看看。”只见他们眺望了一下远方,有手指着某个地方,商量了一下,“跟我们走。”  

我立即就站起来了,跟他们在山里绕了又绕踩到了许多东西,宽的窄的,软的硬的,反正我最大的触觉就是这样子了。一会儿,就又看到十字架了,我兴奋地跑过去,摸着石头上古老的“疤痕”,有些陈旧了,果然是“十”状,上面的白色不知是怎么弄上去的,经历了多少年的风吹日晒,依然不褪色。刻有十字架的石头下面是一块很平的石头,很大,足够躺一个人了。  

我的脚快麻死了,我把野花放在那块很平的石头的边上,一屁股坐下来,吹着风,真凉快,真舒服呀。  

这时,表哥堂哥也都上来了。我走到山边上,想看看我们爬了有多高,这么久了,肯定不低了。我一回头,哈,表哥已经舒舒服服地躺在石头上了,他的头顶上还放着我采的野花,大部分是浅色的,黄的和白的,后面是一个十字架,一副好古怪的画面。这时云朵挡住太阳了,天忽然阴了,一种还奇怪的感觉。一阵凉风吹过,我胆胆颤颤的走到堂哥身边,说:  

“你你看那那是什么?”  

他顿时面色苍白,浑身发抖。  

“是坟墓!”我们异口同声地说,“跑啊。”我们本想撒腿就跑,可就是找不到北了,往哪跑啊。只听见堂哥说:  

“快,跳下去!”  

“什么?”我连想都没想就跳了下去,那是我看都不敢看的土坡啊,这么高,我竟然跳下去了。  

这么大点小孩就这样,一个跑,其他的跟着都跑,表哥本来在石头上躺得好好的,可听到我们的喊叫声,又是“坟墓”又是“快跑”什么的,还没回过神来就跟着一起跑了,他压根就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。本来我们花了一二十分钟走上来的山路,下山时才花了不到五分钟就逃出来了。我敢说这是从我出生到现在走过的最艰难的一段路,人家红军是“爬雪山,过草地”,而我们却是“跳土坡,踩荆丛”。我的手不知被扎进去了多少根刺,脚腕不知被扭伤了多少下,但还是一直坚持到了回家,我们身上都脏兮兮的,一副狼狈样。表哥甚至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就跟着急匆匆的跑回来了。  

其实那根本就不是什么坟墓,我们真傻,怎么能想象出那是坟墓呢?也许是想象力太丰富了吧。但后来又想想,我们三个都有罪,是我把野花(还是白色和黄色的)放在石头边,表哥躺下来构造了那副荒唐的画面,我又提醒了堂哥,然后堂哥领着我们跑了下去…  

我的脚疼了一个多星期才好,表哥堂哥的衣服也划破了。因为这个我们没少挨大人的骂,但他们又能说什么呢?其实,我们都是这样长大。  

尾声  

又是一个四季的轮回,转眼间又回到了夏天。我曾经去过那年夏天的小溪,溪水还是那么清,沙子还是那么细,那么软。去看看那儿的螃蟹,去看看我的童年。那份几乎透明的美,曾经那样真实的出现在我的生命中。而现在,当我看到大的石头,同样肥硕的的螃蟹时,却再也找不回那种感觉了。为什么?我也不知道,只是我明白,那个属于我的纯真童年已经是离我越来越远,只有心底的那个小角落里,当掀开一块石头时,一只或大或小的螃蟹才会从那里匆匆的经过……  

   

点评:童年是一首动人的歌,作者的童年更是让人羡慕不已。掀螃蟹、割谷子、放鞭炮、去冒险……点点滴滴,历历在目,仿佛就在昨天。  

(指导教师:郑华)  


文章录入:hyxx    责任编辑:hyxx 
  • 上一篇文章:

  • 下一篇文章:
  • 网友评论:(只显示最新1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 【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      友情链接
   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站长 | 友情链接 | 版权申明 | 管理登录 | 

    © 2011-2012 www.lwhyxx.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山东莱芜.花园学校
    空间提供:莱芜市政府信息中心 设计制作:莱芜花园学校网管中心